一世兵王葉浩

作者:我本瘋狂

    夜色如墨,燈火如豆o


    位于東海西邊郊區的貧民區里十分安靜,偶爾會響起幾聲狗叫,偶爾會傳出低沉壓抑的**,除此之外只有汽車飛馳的聲音o


    這里居住的幾乎都是外來打工的人,他們忙碌了一天,晚上早早便洗澡上床了,大多已進入夢鄉,只有少數一些血氣旺盛的年輕夫婦會抱在一起瘋狂地**,享受著每天最歡樂的時光o


    貧民區,一間廉價的出租屋里o


    楊海國躺在床上,面色發白,渾身發冷,右腿膝蓋上血跡已經被清洗,綁著冰袋,高高腫起o


    “爸,我們去醫院吧?”


    床邊,一名留著馬尾辮的女孩,穿著校服,滿是擔憂和心疼地看著床上的楊海國,哭著說道o


    “剛才王大夫已經幫我清洗了傷口,而且綁了冰袋,消消腫就好了o”


    楊海國蠕動了一下喉結,咽了口口水,潤了潤干燥的嗓子,聲音嘶啞地安撫道:“你去做作業吧,做完作業,早點睡,不用管我o”


    “爸,我明明聽王大夫說你的膝蓋骨折了,需要動手術,否則傷口一旦感染,需要截肢……”馬尾辮女孩留著淚,擔憂而難過地說道o


    剛才,貧民區診所的王大夫來給楊海國處理傷口的時候,她就站在門外,聽得很清楚o


    “呵呵……王大夫那是嚇唬人的,放心吧,爸沒事o”


    楊海國牽強地笑著,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沒事,讓女兒放心o


    而事實上,他自己很清楚,他的膝蓋不但骨折了,而且很有可能是粉碎性骨折,如果不及時處理、做手術的話,后半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o


    “爸,家里是不是沒有錢了?”


    俗話說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女,雖然楊海國已經偽裝得很堅強了,但女孩壓根不信,而是一陣見血地指出了問題關鍵o


    楊海國聞言,怒了努嘴,想說什么,但看到女兒那淚汪汪的眼睛,又將到嘴邊的話咽回了肚子里,只覺得鼻子有些發酸,淚水瞬間模糊了他的視線o


    他不是不想去醫院,而是不能去o


    因為o


    他沒錢o


    這些年,他打工除了養活自己和女兒之外,省吃儉用的錢全部供女兒上學了,根本沒有任何積蓄o


    甚至,女兒這學期的學費還是他跟樓下的鄰居借的,準備用這個月的工資還!

    除此之外,他和孟萬銀不一樣——他并不是東海大學的正式職工,而是聘用的臨時工,歸屬勞務派遣公司o


    臨時工雖然也有醫保,但報銷比例并不大o


    退一萬步講,就算醫保全部報銷,他也沒法去醫院做手術——醫院都是先收費,后治病的,沒有錢,連入院手續都辦不了,何談做手術?

    “爸,我去跟樓下的叔叔阿姨們借錢,借到錢就送你去醫院!”女孩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一臉堅決地說道o


    “小櫻,不要去了,他們不會借給你的o”


    楊海國輕輕搖了搖頭,他唯一的收入來源便是那份保安的工作,如今他被人打斷了腿,工作肯定是要丟的,街坊鄰居哪還會借錢給女兒?

    話音落下,淚水從楊海國那張滄桑的臉上緩緩滑落o


    他沒有伸手擦淚,而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眼神中充滿了絕望o


    他所憧憬的美好未來,被那一棒狠狠地砸碎了!

    “他們會借的!”


    楊櫻沒有那么多顧慮,反倒是一臉堅定o


    話音落下,她不等楊海國再說什么,便轉身走向破舊的房門,抽掉插銷,拉開門,走了出去o


    “砰砰……”


    與此同時,樓下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院子里的鐵門被人敲響了o


    “誰???”


    緊接著,房東大媽的聲音響起,語氣頗為不悅o


    “你好,我找楊海國o”


    門外,秦風看了眼門牌號,確定沒有錯后,開口回道o


    “等等啊……”


    一樓的房間里,房東大媽穿著短褲,隨手穿了一件襯衣,一邊說著,一邊走出房間,徑直走向院門口o


    而二樓的走廊里,楊櫻聽到來人是找父親楊海國的,頓時停下了腳步,緊張而又擔憂地看著門口o


    她知道,父親在東?;緵]有朋友,而親戚都在偏遠的鄉下,不可能來這里o


    而楊海國雖然告訴她,之前是被汽車撞到了膝蓋,但她從街坊鄰居嘴中得知,楊海國的膝蓋是被人打斷的o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她擔心打斷楊海國膝蓋的人又來了!


    嘩啦!


    隨后,在楊櫻的注視中,房東大媽拉開了生銹的鐵門,但并沒有立即放人進來,而是堵在那里問:“你是楊海國什么人?”


    “我是他同事o”


    院門口,秦風如實回道o


    “同事啊……那你進來吧o他在二樓最里面那間o”


    聽到秦風的話,房東大媽讓開**,余光看到了二樓走廊的楊櫻,道:“小櫻,你爸的同事來看你爸了o你爸他好些了嗎?”


    “李大媽,我爸好點了o”


    走廊里,楊櫻點了點頭,目光卻是落在了秦風的身上o


    “唉……好人不長命啊,你說老楊這么老實的人,怎么就得罪人了o”


    房東大媽搖了搖頭,然后關上鐵門,對秦風道:“小伙子,你走的時候,喊一聲,我好關門o”


    “好的o”


    耳畔響起房東大媽的話,秦風的心中充斥著自責,他知道,若不是他下午動手打了黃家偉一個耳光,楊海國或許就不會被連累了o


    自責的同時,秦風沒有再說什么,而是快步沖上樓梯,然后對站在那里等他的楊櫻問道:“你爸現在什么情況?”


    “我爸的膝蓋被人打斷了……”楊櫻紅著眼,流著淚說道o


    “走,我帶他去醫院!”


    秦風說著,快步走向最里面那間出租房o


    嘎吱!


    很快,伴隨著一聲輕響,出租房的木門被秦風推開o


    “小……小風,你怎么來了?”


    床上,楊海國看到來人是秦風后,不由一怔o


    剛才,他隱約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但因膝蓋疼的太厲害,分散了注意力,聽不清楚,并不知道來人是秦風o


    “楊哥,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秦風快步走近,看著楊海國那高高腫起的膝蓋和蒼白的臉龐,一臉自責地說道:“走,我送你去醫院!”


    “小風,你不要管我,聽我的,抓緊離開東海,否則被他們找到的話,你就死定了……”


    楊海國沒有同意,而是如同之前那般提醒著秦風o


    看著楊海國的慘狀,聽著楊海國的提醒,饒是秦風擁有一顆堅強的心臟,也是渾身一顫!

    他雖然在部隊呆了八年,但也知道,當今社會人們都朝“錢”看,親兄弟、親父子為了錢翻臉的大有人在o


    而楊海國只是和他認識不到一個下午,便處處為他著想,這樣的好人,在當今社會幾乎已經絕跡了!


    “楊哥,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o”感動之余,秦風如實說道o


    “什……什么??”


    愕然聽到秦風的話,楊海國驚得差點從床上坐了起來,結果牽動了傷口,疼得呲牙咧嘴o


    “秦風啊,你太沖動了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意味著什么?”


    楊海國沒有在意膝蓋傳來的**,而是焦急而擔憂地看著秦風,“你這是在找死啊……”


    “別人可能怕得罪他們,但我不怕——不要說他們只是東海的富二代,就算他們是燕京的大院子弟,我照樣敢打斷他們的腿!”


    眼看楊海國始終擔心自己的安危,秦風心生感動的同時,沉聲說道o


    “呃……”


    耳畔響起秦風霸氣的話語,楊海國有些發懵o


    他雖然是底層人士,但也知道燕京大院的子弟指的是什么o


    如果不是感受到膝蓋傳來的**,他甚至認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然而——


    當看到秦風那一臉自信而又真誠的表情時,心里有個聲音告訴他,秦風絕對不是信口開河o


    “走,我帶你去找東海最好的骨科醫生!”


    秦風不再廢話,上前攙扶楊海國o


    “天無絕人之路么?”


    楊海國喃喃自語,聲音顫抖o


    這一刻o


    年過四十的他,哭得像個孩子o


    ……


    ……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