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兩寶老婆大人別想逃葉南弦沈蔓歌

作者:葉南弦沈蔓歌

放手吧?!?br/>
沈蔓歌沒有回頭。

她不敢回頭,也不能回頭,正怕自己一回頭就舍不得了。

愛上一個人或許只需要一秒鐘的時間,但是忘掉一個人可能就需要一輩子了。

她是愛著葉南弦的,可是她無法容忍自己喜歡的男人和別的女人有過什么。

那抹口紅印就像一個烙鐵,狠狠地落在了她的心口上,傷痕累累,鮮血淋漓,痛徹心扉的,卻又難以磨滅。

偏偏葉南弦什么都不解釋。

如果真的沒什么,為什么一個字都不說呢?

他從不對自己說謊,所以不解釋也就意味著默認了是吧?

沈蔓歌想要掙脫,卻怎么都掙脫不開。

“葉南弦,你還想留住什么?在你做出哪件事情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我沒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br/>
葉南弦還是說了。

沈蔓歌苦笑了一聲,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那為什么不解釋?那個口紅印是睡得?你和她什么關系?”

“沒關系,我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br/>
沈蔓歌的唇角笑的有些苦澀。

“原來是**啊,不過就是孕期前三個月不行,你就忍不了?還是說你覺得我是一個可以容忍你在我孕期出軌的女人?”

沈蔓歌還是回了頭,那雙眸子已然淚痕斑斑。

“我想給彼此留一個面子,可是為什么你非要這樣?既然做出了,就不要想著挽留,我沈蔓歌是什么樣的人你不知道嗎?有些錯誤可以被原諒,但是有些原則性的東西,請恕我原諒不了?!?br/>
沈蔓歌還是甩開了葉南弦。

不是因為她的力氣有多大,而是因為葉南弦不想傷了她。

“反正我是不會同意離婚的!”

葉南弦最后只能死咬著這句話。

“隨你吧,?!?br/>
沈蔓歌也沒有再強求,直接在藍靈兒的攙扶下離開了。

外面的天下起了蒙蒙細雨,不大,但是淋在身上卻有些寒涼。

葉南弦將外套給了沈蔓歌,低聲說:“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歡我的東西,也別虧待了自己?!?br/>
這一次,沈蔓歌沒有拒絕。

她和藍靈兒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離開了醫院。

從車子的后望鏡里看到,葉南弦站在雨霧之中目送他們離開。

他的眸子有些暗沉,看不清什么情緒,但是卻讓人心疼的難受。

明明他才是出軌的那個人,為什么她卻感到自己如此的難過和不舍呢?

沈蔓歌覺得自己簡直太沒用了。

她逼著自己閉上了眼睛,整個人靠在椅背上假寐。

藍靈兒見他們這樣,不由得有些難過和惋惜。

“或許他真的有什么苦衷呢?!?br/>
“不要說了,靈兒,我好累?!?br/>
沈蔓歌不再說話。

藍靈兒也不好再說什么,扶著沈蔓歌回到了租房的住處。

沈蔓歌躺下了,一睡就是一天一夜,把藍靈兒給嚇到了,要不是她各項指標正常,藍靈兒都要考慮把人再次送到醫院去了。

看到藍靈兒擔心的樣子,沈蔓歌低聲說:“我沒事兒,就是有點虛。我記得你之前說有個編劇找你來著,怎么樣了?”

聽到沈蔓歌問道自己的事情,藍靈兒有些郁悶的說:“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惦記著我的事情?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我問你話呢?!?br/>
沈蔓歌十分堅持。

藍靈兒這才說道:“那個編劇就是我們去找的那個神編劇江山,他聽了我的歌之后,打算特訓我一個月,然后推我出專輯?!?br/>
“這是好事兒,你趕緊收拾東西去吧?!?br/>
“那你怎么辦?你的身體狀況不可以的?!?br/>
藍靈兒說什么都不同意。

沈蔓歌低聲說:“我們的目的是什么?靈兒,想想你的父親,你的弟弟,還有松濤,那么多的錢等著你呢。你耽誤得起嗎?我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流產了而已,修養一陣子就好了。你陪在我身邊也沒用啊。我這邊還有點錢,你給我找個特護照顧我一下就好。你去忙你的。我現在暫時沒辦法開影視公司了,你還得靠著江山把你推出去簽約影視公司發展你的事業呢?!?br/>
“我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怎么可能會有這個機會?蔓歌,我就算要去,也得等你完全好了才可以?!?br/>
藍靈兒說什么都不同意把沈蔓歌一個人留下。

沈蔓歌笑了笑說:“我真沒事兒,如果你真的不放心的話,你可以幫我找一個人過來?!?br/>
“誰???”

“姜曉。這么多日子了,她的傷應該是好了,現在我打算和葉南弦離婚,我身邊都是他的人,也只有姜曉和藍晨是我的人了?,F在我能信任的也只有他們?!?br/>
沈蔓歌的話讓藍靈兒很快的想到了那個特護姜曉。

“好,只要她來了我就走,她沒來之前你不許趕我走?!?br/>
藍靈兒說的十分堅持。

沈蔓歌也就不和她爭辯了,點了點頭就繼續睡著了。

藍靈兒看到她這個樣子,很是心疼,卻也沒辦法。

感情的事情除了雙方當事人,他們其他人都無能為力。

沈蔓歌這一覺睡得還算是安穩。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姜曉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了、

“來的這么快?”

“葉總派人送我們來的?!?br/>
“你們?”

沈蔓歌聽到姜曉這么說,頓時楞了一下。

姜曉連忙點頭。

“嗯,我和藍晨,還有藍晨身后的一些人。葉總說不管你要做什么樣的決定,我和藍晨是你的人,你可以隨便用,不用避諱著他?!?br/>
沈蔓歌沒說話。

葉南弦太了解她了,也依然寵著她,可是現在這樣的寵溺真的讓她很難受。

“藍晨人呢?”

她連忙轉移話題,就怕自己控制不住。

姜曉連忙說:“藍晨去查車禍的事情了。據說對方開的是套牌車,司機也肇事逃逸了,監控錄像也不清楚,他說他有辦法查到?!?br/>
沈蔓歌點了點頭。

藍晨這段時間的處事能力越來越好了。

她不去過問,也不想過問,只要結果就好。

“你的傷好了嗎?”

“已經全好了,謝謝太太關心?!?br/>
姜曉笑起來甜甜的,讓沈蔓歌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我餓了,能給我弄點東西吃嗎?靈兒走了?”

“嗯,編劇給她打電話讓他過去的,我現在馬上去給太太做點好吃的,太太想吃什么?”

“隨便吧,我什么也吃不下,給我煮點粥吧?!?br/>
沈蔓歌沒有多大的興趣。

姜曉還是給她做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沈蔓歌也只是輕微的吃了兩口就不吃了。

姜曉也不強逼著她吃東西,在沈蔓歌醒著的時候就和他聊天,說些娛樂八卦什么的,沈蔓歌的心情也疏散不少。

這段時間,葉南弦沒來找她,也沒給她打電話。

沈蔓歌雖然覺得有些難以忍受相思之苦,不過覺得這樣的葉南弦還算是識趣,也是睿智的。

畢竟注定要**了,長痛不如短痛,這樣最好不過了。

沈蔓歌在修養了二十多天之后終于下床了。

她半夜睡不著,來到了落地窗前,想要拉開簾子,卻看到窗戶下面停著一輛車,車前靠著一個男人。

更深露重的,男人靠在車門邊,指間的香煙一閃一閃的。

燈光下,男人的腳邊堆滿了煙蒂。

沈蔓歌快速的將自己的**藏在了窗簾后面。

是葉南弦!

他居然沒走!

沈蔓歌說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只覺得眼眶被刺的有些生疼。

她躲在窗簾后面看著下面的葉南弦,看著他的肩膀落上了一層白霜,看到他的睫毛也有些濕潤了,那不斷點燃的香煙明明滅滅的,一直到天亮。

姜曉起床了。

她走出了屋子,和葉南弦不知道說了什么,葉南弦上車走了。

沒多久,他又回來了。

他的后備箱里有沈蔓歌一天的蔬菜和水果。

姜曉拿著那些東西進了屋子。

葉南弦這才看了一眼沈蔓歌窗戶的位置,然后戀戀不舍的開車走了。

沈蔓歌閉上了眸子。

她等著車的引擎聲徹底走遠了,這才回到了床上坐下。

姜曉進來的時候,被沈蔓歌嚇了一跳。

“太太,你起這么早?”

“姜曉,你是睡得人?”

沈蔓歌突然開口,讓姜曉很是驚訝。

“太太為什么這么問?”

“你如果是我的人,以后不許再拿葉南弦一針一線。如果做不到,你就走吧?!?br/>
沈蔓歌這話一出,姜曉徹底被嚇到了。

“太太,這是怎么了?葉總只是擔心你,又怕你營養不夠,所以才……”

“如果我記得不錯,你是護士吧,我該吃什么東西有營養,你不知道嗎?還是說我的錢不夠你買日常開銷的?”

沈蔓歌的臉沉了下來。

姜曉頓時就慌了。

“太太,你別生氣。我只是覺得你和葉總之間還有可能,我看得出來葉總心里有你,你也不是一點都不愛葉總了,你們這樣子彼此折磨,何必呢?”

“什么時候輪到你給我當家做主了?”

沈蔓歌的口氣很不好。

姜曉知道,沈蔓歌是真的生氣了。

“對不起,太太,我再也不敢了?!?br/>
她知道沈蔓歌的脾氣,如今她只能選擇和沈蔓歌站在一起,只是心里有些同情葉南弦了。

“別再讓我發現有下一次?!?br/>
沈蔓歌揮了揮手,想讓她出去。

自己實在是有些累。

就在這個時候,藍晨回來了,不但回來了,還帶回了沈蔓歌一直想要知道的消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