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出名啊

作者:巫馬行

    ?    傍晚。閃舞

    今天的風沙似乎吹得比之前的風沙要稍微濃一些。

    陸遠走出去以后,感覺到了一種陣陣不適應感。

    三個女人一臺戲。

    本來唱主角的陸遠已經從龍套變成了配角背景板,然后又從背景板變成了邊緣人物。

    會議室被三個女人給占了,陸遠呆在會議室里越來越感覺氣氛相當不對頭,盡管三個女人仍舊談笑風生似乎追憶一些往事,但陸遠卻感覺到了一種淡淡的鋒芒感。

    直覺告訴陸遠這地方不能呆,所以陸遠在吃過晚飯以后就獨自一人蹲在外面看著遠方的風沙。

    別說,這風沙還真讓人有那么一點點詩性大發……

    當然,雖然詩性大發,但陸遠憋了好久還是憋不出任何的詩詞,甚至都不知道該吟一句啥玩意。

    我真的……

    有藝術天賦嗎?

    這種情感到位了但才華沒有到位的感覺讓陸遠開始嚴重地質疑起自己的藝術水準了起來。

    當夕陽落山以后,天邊的余暉又再次映照起了一片美麗的彩虹。

    魏胖子和吳婷婷兩人遠處的大石頭旁一起散著步,魏胖子看起來想拉吳婷婷的手,但是吳婷婷卻立馬甩開,一副看起來挺嫌棄的模樣。

    魏胖子嘿嘿一笑,繼續不要臉地繼續強行拉著吳婷婷的手。

    在夕陽的光芒照耀下遠遠看去他們兩人的樣子像了北極星的愛情。

    那么的美麗的單純,又那么的……

    威武雄壯。

    陸遠不免想起了老陸。

    然后他朝老陸住的地方走去,走了大概幾分鐘以后,在屋外的石桌上,他看到了老陸正在自強不息地看著劇本,同時劇本旁邊還擺著一本書。

    啥玩意?

    陸遠稍稍走近看了看,然后看到那本書的書名叫做《戀愛三十六策》……

    陸遠有些感動。

    好認真的!

    “他好像一條狗?”

    “……”

    “媽的!這臺詞怎么回事!”

    “啪!”

    就在這個時候,老陸猛地將劇本往桌上一扔,一副無語的模樣。

    他莫名其妙就代入了進去……

    甚至覺得這《大話西游》的臺詞是完全針對自己的。閃舞

    這誰頂得???

    “老陸……”

    “???”

    就在這個時候,陸亦弘轉過頭,猛地看了看陸遠。

    “心情不好?”

    “還行吧,也沒什么好不好的……阿遠,你現在怎么還有閑心出來散步?”

    陸亦弘微微皺了皺眉,隨后看了一眼陸遠,隨后臉上出現了一絲古怪的表情。

    “我每天吃過晚飯不是都散步嗎?”

    “今天這種情形你還敢出來?”

    “今天是什么情形?”

    “你沒感覺到世界大戰的味道?”

    “世界大戰?哪里來的世界大戰……”

    “……”

    陸亦弘看著陸遠非常淡定的模樣以后突然就很佩服陸遠,打心眼里佩服陸遠。

    他突然意識到從認識陸遠到現在,就從來都沒有看到陸遠為自己感情而煩惱過。

    這境界……

    陸亦弘覺得自己差得遠了。

    “阿遠……安曉,徐燦燦,王矜雪……三個女人,你沒感覺到什么地方不對嗎?”陸亦弘終于沒忍住提醒陸遠。

    “這倒是感覺到了一些,三人之間是老相識,關系很不錯,但今天晚飯時候看起來三人之間似乎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隔閡……”

    “你知道這種隔閡來自哪里嗎?”

    “多少猜到一些……”

    “所以你是用這種方式處理?”

    “這是她們的事又不是我的事……我一個大男人瞎摻和什么?”

    “……”

    一陣風吹來。

    陸亦弘張了張嘴,但一時間又不知道該說什么話了。

    他只能就這么看著陸遠。

    他突然發現陸遠的境界已經不是一般高,甚至可以說已經高到一定讓人都嘆為觀止的境界了!

    所以說,整個劇組最難受的只有自己嗎?

    …………………………

    當太陽落山以后,天邊出現了一輪圓月。

    陸遠的手機響了起來。

    王矜雪打來的。

    “在哪?”

    “在散步呢……”

    “距離電影開始還早,打牌雙扣還缺個人,一起來吧?”

    “好。35xs”

    陸遠想著反正自己左右無事,就朝著屋子的方向走去。

    進入屋子以后,陸遠看到三人拿出了兩副牌已經在桌上等著自己了。

    “怎么了?坐啊……怎么,還要我招呼你這個東道主坐嗎?”

    “沒,我先站一會……”

    安曉招呼陸遠坐下來。

    但是陸遠并沒有坐下來而是觀察著三人的眼神和表情,然后又分析三人的心理活動變化。

    經過陸遠一系列專業的分析以后,陸遠終于啥都沒有分析出來。

    三人雖然表情各異,有笑有淡,但實際上三人的心思卻藏得很深,陸遠那套所謂的心理學完全沒啥用。

    總之……

    陸遠的直接告訴陸遠,這不僅僅是打牌那么簡單。

    “難道你站著跟我們打牌?”徐燦燦笑嘻嘻地看著陸遠。

    “我想問一下,玩多大的?”

    “不大,也就隨便意思意思隨便玩玩……”徐燦燦認真看著陸遠回答道。

    “是啊,就隨便玩玩……沒多少的?!卑矔砸哺胶椭?。

    王矜雪倒沒說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讓陸遠坐下來。

    “三位……我有一句話要說?!标戇h托了托下巴,略顯矯情地繼續皺眉。

    “嗯?”

    “你們所謂的隨便玩玩,沒多少跟我所認知的隨便玩玩沒多少是有區別的,我得知道一個數字才陪你們玩?!?br/>
    “你怎么對我們這么警惕?我們又不吃了你,這樣吧,一二三,分別是一千,兩千,三千怎么樣?”安曉無可奈何地搖搖頭,覺得陸遠這一副拘束模樣實在是不像陸遠往日的風格。

    “這是賭博,這不行……”陸遠搖頭。

    “那你說玩多大的?”徐燦燦和安曉兩人同時看了看陸遠,徐燦燦不知道該說啥只能說出這句話。

    “要不這樣吧,五塊,十塊,十五塊……我就陪你們玩玩……你們懂的,賺錢不容易,而且我比不上你們這幾個大**,我其實挺窮的,從小到大,打牌玩最大的就是五塊十塊十五塊,超過這個數字堅決不來……”陸遠看著眾人笑了笑。

    這個時候……

    徐燦燦臉上的笑容瞬間不見了。

    陸遠雖然說得很輕松,看起來有那么一點點矯情。

    但是,徐燦燦從來都不覺得陸遠這句話是矯情。

    她看著陸遠。

    似乎和記憶中的那個小男孩重合了。

    她鼻子酸酸的,覺得喉嚨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事實上,陸遠確確實實是一個讓人心疼的男人。

    她能想象到陸遠有多么的不容易,有多么的艱辛。

    窮人家的孩子想出頭,實際上很難很難。

    “以后你會很好的,我相信你不會再過窮日子了……”

    這個時候……

    徐燦燦突然很溫柔地看著陸遠,同樣,聲音之中也異常的溫柔,宛如對一個很親的親人一樣。

    王矜雪表情一凝。

    這一瞬間,她和安曉兩人同時看著徐燦燦,然后又轉頭看了看陸遠。

    這一刻……

    徐燦燦柔情似水,而陸遠則依舊露著笑容似乎毫無所覺。

    窗外的月光很明亮。

    結合者屋子里的空調……

    似乎有一股涼意。

    “這樣吧,賭錢太俗了,如果誰輸的話,大家要么喝一杯酒,要回答最贏家問最輸家一個真心話的問題,當然不管是啥問題,大家都不許生氣,你們覺得怎么樣?”

    這個時候,安曉突然提議。

    “好!”

    “……”

    ……………………………………

    三女腦子都很聰明。

    出了什么牌,自己有什么牌,對方手里有什么牌他們都能猜得到。

    陸遠本來打算用自己那所謂的心理學玩牌,看到這些人臉上的表情以后猜測到底大家出了什么牌。

    但是他的心理學似乎完全沒雞兒用。

    他完全沒辦法從大家的眼里看出大家出什么牌。

    于是,這次打牌對陸遠來說完全是一面倒的可悲結局。

    怎么說呢?

    誰對上陸遠,誰就會輸。

    陸遠本身不怎么打牌,而且腦子又不會算牌,同時牌技又差,總會莫名其妙的打那些讓大家都覺得頗為無語的牌。

    總之,陸遠就是喝酒……

    每一輪結束,陸遠肯定喝酒。

    當陸遠大概喝了將近一小瓶紅酒以后,眾人突然都看著陸遠。

    “你一直喝酒也不行,我覺得你得來一次真心話大冒險,不然等會看電影你豈不是要醉在電影院里了?”

    “這樣可以嗎?”陸遠嘿嘿笑了笑,紅著臉看著眾人。

    這紅酒別的挺一般,但后勁挺大。

    陸遠覺得自己喝下去是真的要醉了。

    真心話好。

    挺好不是?

    然后,又是新的一輪下來……

    陸遠是幸運的。

    他又成為了最輸家。

    最贏家則是徐燦燦。

    徐燦燦笑瞇瞇地看著最醉眼熏熏的陸遠。

    “陸遠,我問了?”

    “問……”

    “陸遠,在你生命中,或者在你小的時候,你心中有沒有什么重要的女孩子?”

    “???”陸遠撓了撓頭,然后看了看王矜雪。

    這問題不對。

    這不能回答……

    感覺就是送命題??!

    自家女朋友就在這里呢,怎么能回答這種問題?

    陸遠情商雖然有時候經常掉線,但那本《戀愛心理學》陸遠還是偶爾還會看的。

    碰到這種問題的時候,陸遠就知道不好回答。

    “你有沒有,這只是一場游戲,你不用擔心什么……照實說,我也挺想知道的?!蓖躐嫜┛粗戇h,微微露出了一個笑容。

    “嗯……那我說實話了?”

    “說吧?!蓖躐嫜c頭。

    “說沒有那是完全撒謊的,嗯,有的?!?br/>
    “那個女孩子怎么樣了?”徐燦燦突然追問。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這不符合規定……”

    “哦?!?br/>
    王矜雪看了看徐燦燦,又看了看陸遠。

    表情又是微微一凝。

    安曉則是看了看牌。

    似乎……

    來者不善……

    接下來又是打了一輪牌。

    又是徐燦燦贏了。

    又是陸遠輸在了最后一名。

    “陸遠,你對那個女孩子印象怎么樣?”

    “……”

    徐燦燦盯著陸遠,眼神突然異常專注。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