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兩萬里

作者:凡爾納

這樣,諾第留斯號的四周,上面下面,都是不可通過的冰墻。我們是冰山的俘虜了。加拿大人把他的粗大拳頭拍打著桌子??等麪柍聊谎?。我眼盯著船長。他的面容又恢復了平常的冷淡、嚴肅,他兩手交叉著,他心中思考。諾第留斯號不動了。船長于是發言了,他聲音鎮定地說:
  “先生們,在我們目前所處的情況下,有兩種死的方式?!?br />   這個神秘人物好像一位數學教員,給他的學生作算術問題的解答。他又說:
  “第一種死的方式是被壓死。第二種是被悶死。我不說有餓死的可能,因為諾第留斯號儲藏的糧食一定比我們還能耐久一些。因此我們來考慮一下壓死或悶死的可能性“船長,”我回答說?!敝劣趷炈滥鞘遣挥门碌?,因為我的儲藏庫有滿滿的空氣?!薄皩?,”船長說
  ,“可是這些空氣只能使用兩天,現在我潛入水中已經有三十六小時了,諾第留斯號的重濁空氣經需要調換。到四十八小時,我們儲藏的空氣就用完
  “那么,船長,我們想法在四十八小時前脫身就是了?!?br />   “至少,我們要想法試一下,把圍住我們的冰墻鑿開?!?br />   “從哪一面鑿呢?"我問。
  “那探測器可以使我知道。我把諾第留斯號擱淺在下部冰層,我的船員穿上潛水衣,從冰墻最薄的地方鑿開冰山?!?br />   “可以把客廳的嵌板打開來嗎?”
  “沒有什么不可以。船已經不行駛了?!?br />   尼摩船長走了。不久發出哨聲,我知道海水吸入儲水池中。諾第留斯號慢慢下沉,停在三百五十米深的冰底下,這是冰山下部冰層潛入水底的深度。
  “朋友們,”我說,“情形很是嚴重,但我相信你們能拿出你們的勇氣和力量來?!?br />   “先生,”加拿大人回答我,“現在不是拿責罵來惹您討厭的時候。我準備為大家共同的安全犧牲一切?!?br />   “好,尼德?!蔽疑焓纸o加拿大人說。
  “我又要說,”他補充說,“我使鐵锨和使魚叉一樣靈活,如果我可能對船長有用,請他隨便吩咐我吧?!?br />   “他一定不拒絕您的幫助。請跟我來,尼德?!?br />   我帶加拿大人到諾第留斯號的船員穿潛水衣的房子中。我把尼德·蘭的提議告訴船長,船長接受了。加拿大人穿上他的海中衣服,不久就跟他的工作同伴們一樣準備好了。每人背上一個盧格羅爾的空氣箱,由儲藏庫供應了大量的純空氣。對諾第留斯號的空氣儲藏庫來說,這是大量的,然而是必要的支出。至于蘭可夫燈,在這滿是電光的明亮海水中間是沒有用的。
  當尼德裝|備好了,我回到客廳,廳中的嵌板都開了,我站在康塞爾旁邊,細看那頂住諾第留斯號的周圍冰層。
  幾分鐘后,我們看見十多個船員下到冰地上,其中有尼德·蘭,由于他的身材高大,很容易認出。尼摩船長跟他門在一起。
  在進行穿鑿冰墻之前,他讓人先做種種探測,保證工作是向順利方面進行。很長的探測繩放人上下兩面的冰墻。上面到了十五米,仍然被厚冰墻擋住,所以從上層冰板來廠鑿是不成的,因為那就是四百米高的冰山本身。尼摩船長于是使人探測下部冰層的厚度。下部有十米厚的冰板把我們跟海水隔開。就是這片冰場有十米厚。自后就是要把冰場鑿開一片,大小等于諾第留斯號從浮標線上來計算的面積。要鑿開這么一個大孔,我們可以從這孔下到這冰地的下面去,那大約需挖掘六千五百立方米的冰。
  工作立即開始,以十分堅持的頑強力氣來進行。不是在諾第留斯號周圍挖掘,這樣可能帶來更大的困難,尼摩船長是另外在距船左舷八米遠的地方畫了一個巨大的圓圈他的人員就在這圓圈的周圍數處同時挖掘,不久,鐵锨很有勁的打進了堅硬的冰,一塊一塊的冰從冰場鑿開來。由于體重的新奇作用,這些冰塊沒有水重,它們于是飛跑到冰們頂上去了,這樣一來,下面是減薄,上面就增厚了。但沒關系,下層的冰總是削薄了。
  經過兩小時的努力工作,尼德·蘭疲倦不堪地回來。他的同伴們和他,由別的人員替代,康塞爾和我,我們這次也加入。諾第留斯號的船副來指導我們。我覺得海水特別冷,但我揮動鐵锨,不久就暖和了。我的動作雖然在三十度氣壓下面進行,但是很輕松自在。
  當我工作了兩小時,回來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兒的時候,我覺得盧格羅爾氣箱供應我的純潔空氣,跟已經很多碳酸氣的諾第留斯號船中的大氣,很為不同??諝庾运氖诵r來沒有調換,它的刺激興奮力量已經很薄弱??墒?,過了十二小時,我們在畫出的冰面上,只挖去了厚一米的冰,就是約六百立方米的冰。假定每十二小時可以做同樣工作,把這個工作好好的完成,還要五夜和四天的工夫。
  “五夜和四天的工夫!”我對我的同伴們說,“但在儲藏庫中我們只有夠用兩天的空””
  “并且,”尼德。蘭回答,“又沒有算上我們脫離了這座魔鬼監牢后,我們可能還要被禁在冰山下,仍不能立即跟上面的大氣相交通!”
  這是正確的想法。那時誰能預料我們得救所需要的最小限度的時間是多少呢?在諾第留斯號可能回到水面之前,缺乏氧氣不是就把我們窒息死了嗎?難道這船是連同它載上的所有的人都注定死在這冰的墳墓中嗎?看來情形十分可怕。但人人都正視它,人人都決心盡各人的責任,堅持到底。
  照我的預見,在夜間,又有一片一米厚的冰從這巨大的圓圈中挖去。但是,到了早晨,當我穿上了潛水衣,在零下六、七度溫度下,走過海水時,我看到旁邊的冰墻漸漸地連接起來了。在水坑中遠一點的水,因為人的勞力和工具的作用不能使它溫熱,現出要凍結的情勢。面前發生了這個新的危險,我們得救的機會將是怎樣呢?這種海水中間的凍結作用,可能把諾第留斯號的船殼像玻璃一樣壓碎,怎樣加以防止呢?
  我并不讓我的兩個同伴知道這個危險,以免他們做這種辛苦救護工作的勇氣受到打擊。不過,當我回到船上的時候,我向尼摩船長提出,要他注意這種嚴重的復雜情形。
  “我知道這事,”他對我說,他總是這樣,最可怕的意外也不能更改他的鎮定,“這是多加了一個危險,我看不見有什么方法可以躲過。我們得救的唯一機會,就是我們的工作比凍結作用進行得更快。問題在于誰先搶在前面?!?br />   搶在前面!我早就應該習慣于這種說法了!
  這一天,在好幾個鐘頭內,我堅持頑強地揮動鐵锨。這工作支持和鼓勵我。并且,工作就等于離開諾第留斯號,也就是直接呼吸那現在是從儲藏庫取來的、由空氣箱供應的純潔空氣,就是離開那貧乏和惡濁的船上空氣。
  到了晚上,坑又挖去了一米。當我回到船上時,我吸了空氣中飽和的碳酸氣,差不多窒息了。??!我們為什么沒有方法來消除這種有害的氣體呢!我們并不缺乏氧。這海水中含有大量的氧,我們的強力電池可以把它分解出來,它可能給我們把那興奮刺激人的氣體回復了原來狀態。我想過這事,但有利:么用處,因為,由我們呼吸產生的碳酸氣已經侵入船上各部分了。吸收碳酸氣,要把氯化鉀放在排氣管中,不停地搖動玻璃管??墒谴先狈β然?,沒有別的物質可以替代。
  這一晚上,尼摩船長必須打開儲藏庫的龍頭,放出數陣純潔空氣到諾第留斯號內部。沒有這種措施,也許我們早上就不能醒來。
  第二夭,8月26日,我又做礦工的工作,要把第五米的冰挖出來。冰山的兩側和底層顯然加厚了。很顯然,這些冰塊在諾第留斯號可能脫身之前,都要凝結起來。我一時感到絕望。我的鐵锨差不多要從我手中掉下來了。挖有什么用處,既然我要被窒息死,被這變為石頭的水所壓扁,就是野蠻人的殘酷也沒有發明出這樣的一種酷刑。好像我是夾在一個怪物的牙床里面,無法抵抗,逐漸收緊在利齒中了。
  這時候,尼摩船長指揮工作,他自己也工作,從我身邊走過。我手挨他,把我們冰監牢的墻壁指給他看。船右舷的冰墻挨近諾第留斯號的船身不及四米了。
  船長明白我的意思,做個手勢,要我跟著他走。我們回到船上。我的潛水衣脫下后,我隨他到客廳中。
  “阿龍納斯先生,”他對我說,“我們要使用些特殊奇妙的方法,不然的話,我們就要被封在這凝固的冰中,像被封在洋灰中那樣?!?br />   “對!”我說,“但怎么辦呢?”
  “??!”他喊道,“我的諾第留斯號是不是有足夠力量,可以支持這種壓力,不至被壓扁呢?”
  “那么將怎樣呢?”我問。我不明白船長的意思。
  “您不明白這水的凍結作用可以幫助我們!您沒有看見因為水的凝固,它可以炸開那困住我們的冰場,就像它在冰凍的時候,它可以炸開最堅硬的石頭那樣!您沒有覺得它并不是毀滅人的力量,而是拯救人的力量!”
  “對,船長,或者是這樣。但是,不管諾第留斯號有怎樣的抵抗力,它不可能支持那種大得怕人的壓力,”它要被壓扁,像一片鋼葉了?!?br />   “先生,我知道這點。那么,我們不能指望大自然的幫助,要完全依靠我們自己了。那就得反抗這種凝固作用,就得消除它。不單是兩側的冰壁愈來愈緊了,而且諾第留斯號的前頭或后面也沒有剩下十英尺水了。凝固作用是從各方面向我們進攻了?!眱Σ貛熘械目諝?,可以我們在船上呼吸多少時候?"我問船長跟我面面相覷地說
  “后天,儲藏庫就空了!”
  我出了一身冷汗。不過,對他的回答我還用得著詫異嗎?3月22日,諾第留斯號潛入南極流暢的水底下。今天是260,五天以來,我們生活的空氣就完全依靠船上的儲藏了!而這留下可以呼吸的空氣又要保留給工作人員。就是我現在寫這些事件的時候,我的印象還是十分深刻,我全身發生一種自然而然的恐怖,好像我的肺葉中是沒有空氣了!
  可是,尼摩船長在那里思考,一言不發,站著不動。顯然是他心中有了一個主意。但他好像又不接受。他自己給了否定的答復。后來,他嘴里說出這話來,他低聲說:
  “開水?”我問。
  “是的,先生。我們是被關在一個相當窄的空間里面。開水噴射,不斷從諾第留斯號的抽水機放出來,不是可以提高這空間的溫度,延緩水的凍結嗎?”
  “這要試一試?!蔽覉远ㄋf。
  “我們要試一試,教授?!?br />   那時在外面的溫度表指著零下七度。尼摩船長領我到廚房中,那里有許多復雜的蒸餾器,由蒸發作用供應我們可以喝的開水。機器裝滿了水,電池所有的電熱都投到浸在水中的螺旋管中去。幾分鐘后,這水就達到沸點。把開水送入抽氣機中,同時就有冷水進來,補充流出去的開水。電池發出的熱力達到很高的程度,從海中吸進的涼水,單單經過機器,一到抽氣機中就滾開了。
  開水的放射開始,三小時后,在外面的溫度表指著零下六度;溫度提高一度。兩小時后,溫度表只指在零下四度了。
  我看了這種工作的進展,同時從許多地方加以檢查,我對船長說:“我們一定可以成功?!?br />   “我想可以成功,”船長回答我說,“我們不至被壓扁了。我們所怕的只有被窒息了?!?br />   在夜間,水的溫度又提高了一度。開水的放射力量不能使溫度再提高了??墒呛K谋鶅鲎饔靡傧聝啥炔拍馨l生,因此我們得到保證,不至有凝固的危險了。
  第二天,3月27日,六米厚的冰從這冰窩中挖去了。還剩下四米厚的冰需要挖去。還要四十八小時的工作。在諾第留斯號內部,空氣不可能調換。因此這一天的情形是更壞了。
  一種不可忍受的重濁空氣使我難過。下午三點左右,這種痛苦感覺到了猛烈的程度。呵欠喘氣把我的上下鄂都弄歪了。我的肺葉迫切尋求有活力的氧,“白是呼吸所必不可少的東西,現在愈來愈稀薄了。我的精神完全在昏沉沉的狀態中。我沒有氣力地躺下來,差不多失去了知覺。我的忠實的康塞爾有了同樣的病征,受著同樣的苦府,他在我身邊,再不離開我。他拉著我的手,他鼓勵我,我還聽到他低聲說:
  “??!如果我可以不呼吸,讓先生可以多有些空氣!”
  我聽到他說這話,不覺眼中滿是淚水。
  對我們全體來說,我們在船上都覺得難受,所以輪到自己挖冰的時候,人人都很迅速地、很高興地穿上潛水衣,立即出去工作!鐵锨在冰層上通通作響。胳膊累了,手弄破了,但這些疲倦算什么,這些傷口有什么要緊!總算有新鮮空氣到肺中了!人們總可以呼吸了!人們總可以呼吸了!
  可是,沒有誰超出指定的時間,延長自己在水下的工作。備人工作完了,各人就將有氧氣放出來的氣箱交給自己的同伴。尼摩船長自己先做個榜樣,他第一個遵守這種嚴格的紀律。時間到了,他把他的氣箱給另一個人,回到船上有害的大氣中,他老是那么鎮定,一點不示弱,不發一句怨言。
  這一天,一定的工作經常是更有力地完成了。在整個面積上,只剩下兩米的冰要挖去。把我們跟自由海水**的,只有兩米的冰了??墒莾Σ貛觳畈欢嗫樟?。剩下的一些空氣只能保留給工作人員使用。一點也不能繪諾第留斯號!
  當我回到船上的時候,我是半窒息了。多么難過的夜!我簡直不能加以描寫。這樣的一類痛苦是木可能寫出來的。第二天,我的呼吸阻塞不通。頭腦**又加上昏沉發暈,使我成為一個醉人。我的同伴們也感到同樣的難受。有些船員已經**,正在發喘了。
  這一天,我們的監牢剩下第六層的最后一米冰,尼摩船長覺得鐵锨挖得大慢,決定用高壓力來沖開那個把我們和底下水面**的冰層。這個人仍然保持他原有的冷靜和精力。他拿他的精神力量抑制他的肉體痛苦。他思想,他計劃,他執行。按照他的指示,船減輕了分量,就是說,由于重力的變化,它從冰凍的一層浮起來。當它浮起來的時候,人們就想法把它拖到照它的浮標線所畫出的寬大的坑上。然后,讓它的儲水池裝滿了水,它降下,裝在坑里。
  這時候,所有的船員都回到船上來,跟外間交通的兩重門都緊閉起。諾第留斯號這時是躺在冰層上,這冰層只有一米厚,并且有千百處被探測器鉆通。
  儲水池的龍頭于是完全打開來,一百立方米的水都流進去,把諾第留斯號的重量增加了十萬公廳。
  我們等著,我們聽著,忘記了我們的痛苦,仍然抱著希望。我們好像賭博,得救與否,完全看這最后一著了。不管我腦子中嗡嗡作響,昏舌、不清,但不久我聽到諾第留斯號船身下顫抖了。下陷的作用發生了。冰層破裂,發出新奇的聲響,像撕紙的聲音一樣,諾第留斯號漸漸沉下去。
  “我們穿過去了!”康塞爾在我耳邊低聲說。
  我不能回答他。我抓著他的手。我完全不由自主地**,緊緊握住他的手。
  突然間,諾第留斯號被它的過分重量所帶走,像一顆炮彈沉入水中,就是說,它掉下去,像它在*中盡可能快地掉下去那樣!
  于是把所有的電力都送到抽水機上,抽水機立即把儲水池中的水排出。幾分鐘后,我們的下降停止。并且不久,壓力表就指出船是在上升。推進器全速開行,船身鋼板發生震動,一直在螺絲釘上都感到,它帶我們向北方駛去。但是,現在從冰山下到自由海的航行,要延長多少時候呢,還要一天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仍不免要死在前頭了!我半身躺在圖書室的長沙發椅上,我不能出氣了。我的臉孔發紫,我的**變藍,我身體器官失靈。我看不見,我聽不到。時間的概念在我心中消減了。我的肌肉不能伸縮了。這樣度過的時間,我不可能估量。但我意識到我臨死的痛苦開始了。我明白我是快要死了……
  忽然我蘇醒過來。幾口空氣吹入我的肺中。我們是回升到了水面嗎?我們是越過冰山了嗎?
  不是!那是尼德·蘭和康塞爾,我的兩個忠實朋友,他們犧牲自己來救我。還有些空氣留在一個氣箱里面;他們不呼吸它,他們給我保存起來,當他們窒總的時候,他們把一點一滴的生命送給我!我要把氣箱推開;他們扯住我的手,于是我很快意地呼吸了一會兒空氣。
  我的眼光向大鐘看去,正是早上十一點。這天應當是8月28日。諾第留斯號以每小時四十海里的驚人速度行駛。它簡直是在水中作痛苦的掙扎了。
  尼摩船長在哪里?他喪失了生命嗎?他的同伴們跟他同時犧牲了嗎?這時候,壓力表指出,我們距水面只有二十英尺。單單有一座冰場把我們跟大氣**。我們不可以沖開它嗎?總之,諾第留斯號去做這種工作了。是的,我感到它采取傾斜的方位,把后部下降,將前面的沖角挺起來。水裝進去,就足以使它不平衡。然后,由于它的強力推進器的推動,它從冰場下面,像一架強大的攻城機沖上去?!八劝驯鶊鰸u漸撞開,然后退下來,再用全速力向裂開的冰場沖去,最后,它被極大的**力帶走,它跳上了受它的體重所憧碎的冰面。
  嵌板是打開了,可以說是拔開了,純潔空氣像潮水一般涌人諾第留斯號船上所有各部分來了。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