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富論

作者:亞當·斯密

作為使用土地的代價的地租,自然是租地人按照土地實際情狀所支給的最高價格。在決定租約條件時,地主都設法使租地人所得的土地生產物份額,僅足補償他用以提供種子、支付工資、購置和維持耕畜與其他農具的農業資本,并提供當地農業資本的普通利潤。這一數額,顯然是租地人在不虧本的條件下所愿意接受的最小份額,而地主決不會多留給他。生產物中分給租地人的那一部分,要是多于這一數額,換言之,生產物中分給租地人那一部分的價格,要是多于這一數額的價格,地主自然要設法把超過額留為己有,作為地租。因此,地租顯然是租地人按照土地實際情況所能繳納的最高額。誠然,有時由于存心寬大,更經常是由于無知,地主接受比這一數額略低的地租;同樣,有時也由于無知(但比較少見),租地人繳納比這一數額略高的地租,即甘愿承受比當地農業資本普通利潤略低的利潤。但這一數額,仍可視為土地的自然地租,而所謂自然地租,當然是大部分出租土地應得的地租。
  也許有人認為,土地的地租,不外是地主用來改良土地的資本的合理利潤或利息。無疑地,有些時候,情況可只說在一定程度上是這樣,但不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是這樣。對于未經改良的土地,地主也要求地租,而所謂改良費用的利息或利潤,一般只是這原有地租的附加額。而且改良土地,未必都由地主出資本,有時是由租地人出資本。不過,在續訂租約時,地主通常要求增加地租,好象改良是由他出資本搞的。
  有時,地主對于完全不能由人力改良的自然物,也耍求地租。例如,克爾普是一種海草。這種海草一經燃燒,即可成為制造玻璃和肥皂以及其他用途所需要的鹼鹽。不列顛幾個地方,尤其是蘇格蘭,都生產這種海草。它生于高潮能達到的巖石上,這些巖石每日被海潮淹沒兩次,所以,生在這些巖石上的海草,絕不是通過人力而增多的。但是,對于以生產這種海草的海岸為界的所有地,地主也要求地租,象他們對谷田要求地租一樣。
  設得蘭群島附近,產魚極為豐富。魚成為居民食糧的大部分。但是,居民要從水產物獲利,就不能不住在近海地帶。因此,該地地主所收的地租,就不是和農民由土地上所能獲得的利益成比例,而是和他由土地和海上這兩方面所能獲得的利益成比例。這種地租部分是以魚繳納的。魚這種商品價格中含有地租成分是很少見的,我們在這里可以看到它的實例。
  這樣看來,作為使用土地的代價的地租,當然是一種壟斷價格。它完全不和地主改良土地所支出的費用或地主所能收取的數額成比例,而和租地人所能繳納的數額成比例。
  只有這樣的土地生產物,才能經常送往市場售賣,即其普通價格,足夠補還產物上市所需要墊付的資本,并提供普通利潤。如果普通價格超過這限度,其剩余部分自然歸作土地地租。若不超過這限度,貨物雖可運往市場售賣,但不能提供地租。價格是否超過這限度,取決于需求。
  土地生產物中,有些物品的需求,使得它們在市場售賣的價格,總是超過其原費;有些物品的售價,或是超過或是不超過其原費。前者,總能給地主提供地租;后者,隨著不同情況,有時能提供地租,有時不能提供地租。
  所以應當注意,地租成為商品價格構成部分的方式是和工資與利潤不同的。工資和利潤的高低,是價格高低的原因,而地租的高低,卻是價格高低的結果。商品的價格的有高有低是因為這一商品上市所須支付的工資與利潤有高有低。但這商品能提供高地租,能提供低地租,或不能提供地租,卻是因為這商品價格有高有低,換言之,因為這商品價格,是大大超過或稍稍超過足夠支付工費及利潤的數額,或是僅夠支付工資及利潤。
  我把本章分為以下三節,專門討論:第一,總能提供地租的土地生產物;第二,有時能提供有時不能提供地租的土地生產物;第三,這兩種原生產物,彼此互相比較或和制造品比較,在不同改良階段,所自然產生的相對價值上的變動。
  第一節 論總能提供地租的土地生產物
  象一切其他動物一樣,人類的增殖,自然會和其生活資料相稱。所以,對于食物,總是或多或少地有需要。食物總能購買或支配或多或少的勞動量,而愿為獲得食物而從事勞作的人,總是可以找得到的。誠然,對勞動支給高工資的結果,食物能購得的勞動量雖與處理得最經濟時所能維持的勞動量未必相等,但食物總能按照鄰近一帶勞動者的普通生活標準維持一定數量的勞動。
  但是,就幾乎任何位置的土地說,其所產食物,除足夠維持它上市所需的勞動外,還有剩余。而這剩余,又不僅僅足夠補償雇用勞動所墊付的資本及其利潤,還留有作為地主地租的余額。
  挪威及蘇格蘭的荒涼曠野,產有一種牧草。以這牧草飼養牲畜,所得的**與繁殖出來的牲畜,除了足夠維持牧畜所需要的一切勞動,并支給牧畜者或畜群所有人的普通利潤外,還有小額剩余,作為地主的地租。牧場地租,隨著牧場條件的優良程度而增加。優良土地,不但比同面積的劣等土地,能維持更多的牲畜,而且由于牲畜集聚于較小地區,飼養上和收獲上,需要較少的勞動。這樣,地主就從生產物數量的增加以及維持費用的減少這兩方面得到利益。
  不問土地的生產物如何,其地租隨土地肥沃程度的不同而不相同;不問其肥沃程度如何,其地租又隨土地位置的不同而不相同。都市附近的土地,比僻遠地帶同樣肥沃的土地,能提供更多的地租。耕作后者,所費勞動量,與耕作前者所資勞動量雖相同,但僻遠地方產物運到市場,必需較大勞動量。因此,這僻遠地方,必須維持較大數量的勞動,而農業家利潤及地主地租所出自的剩余部分,勢必減少。但是,前面說過,僻遠地方的利潤率,一般比都市附近高,所以,在這減少的剩余部分中,屬于地主的部分,必定更小。
  良好的道路、運河或可通航河流,由于減少運輸費用,使僻遠地方與都市附近地方,更接近于同一水平。所以,一切改良中,以交通改良為最有實效。僻遠地方,必是鄉村中范圍最為廣大的地方,交通便利,就促進這廣大地區的開發。同時,又破壞都市附近農村的獨占,因而對都市有利。連都市附近的農村,也可因此受到利益。交通的改善,一方面雖會使若干競爭的商品,運到舊市場來,但另一方面,對都市附近農村的農產物,卻能開拓許多新市場。加之,獨占乃是良好經營的大敵。良好經營,只靠自由和普遍的競爭,才得到普遍的確立。自由和普遍的競爭,勢必驅使各個人,為了自衛而采用良好經營方法。將近五十年前,倫敦近郊一些州郡,曾向議會請愿,反對征收通行稅的道路擴展到僻遠州郡。他們所持的理由是,這樣那些僻遠州郡,由于勞動低廉,它們的牧草和谷物,將以比附近州郡低的價格在倫敦市場出賣,倫敦附近州郡的地租,將因此下降,而他們的耕作事業,將因而衰退。然而,從那時起,他們的地租,卻增高了,而他們的耕作事業,也改善了。
  中等肥沃程度的谷田為人類生產的食物,比最上等同面積牧場所生產的多得多。耕作谷田,雖需大得多的勞動量,但在收回種子和扣除一切勞動維持費用以后所剩余的食物量,也大得多。所以,一磅家畜肉的價值,如果一向都沒被認為大于一磅面包的話,那末上述較大的剩余到處都具有較大的價值,而且是農業家利潤及地主地租所以出的較大基金。在農業幼稚初期,情況似乎普遍如此。
  但這兩種食物即面包與家畜肉的相對價值,在不同農業發展時期,大不相同。在農業幼稚初期,國內絕大部分未曾開辟的土地,都用于收畜。家畜肉比面包多,而面包這食物成為極大競爭的對象,因而可賣得極大價格。據烏洛阿說,在阿根廷首都,四五十年前,一頭牛的普通價格為四里爾,合英幣二十一便士半,而且購買時,可在二三百頭的牛群中隨意選擇。烏洛阿授說到面包價格,這大概是因為面包價格并沒有什么值得敘述的地方。他又說,那邊一頭牛的價格,幾乎和捕獲它所費的勞動相等。但無論在那里,栽種谷物,就得使用很大勞動量,而阿根廷位于拉普拉塔河上,拉普拉塔河當時成為歐洲至波托西銀礦的直接通路,在這樣一個國家,其勞動的貨幣價格,不可能很低廉。但當國內大部分地區成為耕地的時候,情形卻完全兩樣了。這時,面包比家畜肉多,競爭既轉變了方向,家畜肉價格就變得比面包高。
  加之,耕地擴大,未開辟原野,就不夠供應家畜肉的需求。許多耕地,必須用于飼養牲畜。所以牲畜價格,不但要足夠維持飼養所需要的勞動,而且要足夠支付土地用作耕地時地主所能收得的地租及農業家所能收得的利潤??墒?,荒野地上所飼養的牲畜,與改良地上所飼養的牲畜,在同一市場,比照品質和重量,以同一價格出售?;囊暗厮姓?,就乘此良機,按照其牲畜的價格,增加土地的地租。不到一世紀以前,蘇格蘭高地許多地方的家畜肉價格,和燕麥面包的價格相等,甚或較為低廉。后來,英格蘭和蘇格蘭統一,蘇格蘭高地的牲畜在英格蘭得到了市場?,F在,蘇格蘭高地家畜肉的普通價格比本世紀初大約高三倍,而高地許多土地的地租在這一時期內增加三四倍。今日不列顛各地,最上等家畜肉一磅約值最上等白面包二磅以上,而在豐年,有時值最上等白面包三磅乃至四磅。
  所以,隨著改良的進展,未改庭的牧場的地租與利潤,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已改良的牧場的地租與利潤的支配,而已改庭的牧場的地租與利潤,又受谷田的地租與利潤的支配。谷物每年收獲一次,家畜肉卻需四五年工夫,才有收獲。因此,同是一畝土地,家畜肉的出產額,比谷物出產額少得多,家畜肉較低的產量必須以較高的價格得到補償。假若價格的優越程度,超過了這限度,那末就有更多的谷田,改為牧場;假若價格的優越程度,沒達到這限度,那末已用作牧場的土地,一部分又必改為谷田。但是,必須知道,牧草和谷物在地租和利潤上這樣的均等,直接生產牲畜食物的土地和直接生產人類食物的土地,在地租和利潤上這樣的均等,只在大部分土地已經改良的國家,才會發生。就某些地方說,情形卻完全兩樣,牧場的地租和利潤,比耕地的地租和利潤高得多。
  在大都市附近,對牛乳及馬糧的需求,以及家畜內的高價,使牧草價格增高得超過它對谷物價格的自然比例。很明顯,這種地方性利益決不會擴及到僻遠地區。
  某些國家的特殊情況,有時使其人口變得非常稠密,以致這些國家所有土地,象大都市附近地域一樣,所生產的牧草及谷物,不夠滿足共居民生活上的需要。因此,其土地,主要用以生產那容積較大、不易由遠方輸來的牧草,而人民所食的谷物,則仰給于外國?,F今荷蘭正處在這樣的狀態。在古羅馬繁榮時代,古意大利都把大部分土地,用來生產牧草。據西西羅說,老伽圖曾說:“經營私有土地所得的利潤與利益,以善于飼養為最,占第一位;差可人意的飼養,占第二位;不善的飼養,占第三位?!彼艳r耕的利潤與利益,列為第四位。古羅馬常把谷物無代價地或極低價地分配其人民,結果大大阻害部近古羅馬的古意大利地域的耕作。這種谷物,來自被征服省分。這些被征服省分,有的不納賦稅,但須將產物十分之一,以每配克六便士的法定價格賣給共和國。共和國以這谷物廉價配售人民,這必然使羅馬舊領土的谷物,在羅馬市場上跌價,因而必然妨害其谷物耕作。
  此外,在以谷物為主要產物的開闊地方,圈圍草地的地租往往比附近谷田的地租高。圈圍便于飼養耕畜,而圈圍地這樣高的地租,并不是由于草地生產物的價值,而是由于利用耕畜耕作的谷田生產物的價值。假若鄰近土地全被圈圍,那高地租就會跌落?,F在蘇格蘭圈圍地地租的高昂,似乎由于圈圍地太少,圈圍地一增加,其地租大概就會下降。圈圍土地,對牧畜比對耕作更有利。它不但可節省看守牲畜的勞動,也使牲畜由于不受守護人或守護狗的驚擾,吃得更好。
  但在沒有這種地方性利益的地方,收地的地租和利潤,自不免要受適宜于耕種谷物或共他一般榕物性食品的土地的地租和利潤的支配。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