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

作者:何常在

  (下周繼續沖新書榜,零點過后加更一章,含淚請大家到時票票支持,票票多的話,拼了不吃不喝也多碼字出來,周一周二都要三更回報。)
  夏想清楚地記得,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后世,燕市的房地產開始迅猛展起來,差不多共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城中村的改造引了大規模的建房熱,一個個新的小區在城中村撥地而起,房價也由兩千元左右一路高升到后世的四五千元,始終高出居民收入的十幾倍以上。第二階段是燕市提出了整個城市向東南展的戰略,結果以成達才為的房地產大軍全力進軍位于燕市的東南開區,大量興建新興小區,結果直到十幾年之后,東南的展還是不盡人意,偌大的開區街道無比寬闊整潔,道路兩旁的花草樹木也欣欣向榮,但除了幾所高校和幾家不成氣候的工廠之外,整個開區常住人口不足十萬,一眼望去,地廣人稀,呈現出國內城市少有的清靜、悠閑的舒適景象,成了戀愛、休閑和新手練車的最佳去處。
  許多當時吹噓的無比美好的新興小區,閑置率都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安靜是安靜了,但住在這里,買個菜吃個飯上個商場也要開上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生活不是一味地追求境界追求虛幻,而是實實在在的衣食住行的瑣碎小事,任誰也受不了在享受寂靜之外,有一種被城市的繁華所拋棄的孤獨感。
  最后導致開區的房產公司紛紛倒閉,甚至還引了無數起物業糾紛,還有房證無法辦理的諸多問題。最后壓倒整個開區房地產商的一根稻草卻是,新一屆省委省政府經過研究論證,燕市因為地勢的原因,向東南傾斜的展策略不符合科學規律和時代展觀,燕市應該向西北展。結果政策同出,立刻淘汰了一批舊的房地產商,又新興起一批新的房地產商,開始了全新的進軍西北的征途。
  由此引來了燕市房產開始**的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的最終后果如何,夏想不得而知,因為在他還沒有看到第三階段的成就之前,就已經重生到了現在。所以他一聽到李丁山提到燕市今后的展方向,又提及陳風,就不由留心起來,高海已經向陳風靠攏,難道以后陳風倒臺之時,也連累了高海的政治前途?所以他才在后世一直沒有在省市的領導名單上,見過高海?
  “楚總,你的楚風樓現在生意還好?”夏想靈機一動,借機問楚子高。
  楚子高聲音有點沙啞,聽起來和曾志偉說話風格有點接近:“客流太少,交通不便,又不好停車,現在只是勉強維持罷了。我今天就是向高秘書長討個口風,看今明兩年之內朋友大街有沒有可能改造,要是到2ooo年還沒有動靜的話,我的楚風樓只好關門大吉了?!?br />  楚子高一臉愁容,夸張的表情多少有幾分表演的成份在內,但夏想也能猜測到他現在確實心中沒底。楚風樓所處的朋友大街北段現在西有百姓河,東有垃圾站,南面雖然離繁華的新興路不遠,不過北面卻是丁子路,不通車就引不來車流,許多汽車都沿朋友大街北行到新興路口,就右行或者左轉,極少有直行到楚風樓面前,再加上后面的垃圾站臭氣沖天,有客人光臨才叫怪事。
  也不知道當時楚子高是怎么就看中了這塊地方,選擇在這里建起了楚風樓。如今一年多過去了,周圍環境沒有丁點要改善的跡象,他也是漸漸失去了耐心。
  夏想看了高海一眼,他和李丁山不知道正在談論什么,兩個人一臉嚴肅,臉上都有深思之色,應該是一些比較內幕的話題。
  他猜測楚子高是想從高??谥写蛱揭稽c關于市政府今明兩年的工作重點中,有沒有改造朋友北大街的計劃。不過看樣子,高海還沒有向他透露絲毫有用的信息。
  夏想和楚子高輕輕碰了一下杯,盡管他不太喜歡茅臺濃郁的香氣,總讓他上頭,不過出于禮貌,他還是一飲而盡。
  “楚風樓后面的垃圾站應該很快整體搬遷,否則不符合整個城市的展規劃。垃圾站搬遷一旦立項成功,楚總有什么想法?”夏想拋出一個誘餌。
  楚子高猶豫一下,還是說道:“最主要的還是市里的政策支持,能將北面的丁子路口打通,必然可以引來車流和人流,北大街這一段的商業價值就會升值,就可以盤活這一段的所有飯店和商店……”能說出這番話,應該也是得自于高海透露的風聲,這也是市里對北大街路段改造的基本思路。
  后世,朋友北大街也確實是一直拖到2ooo年,打通了北面的丁子路口才讓救活了包括楚風樓在內的幾家飯店,同時形成了一道長約五百米的美食街,但因為街道不寬,拓展困難,一到就餐時間,道路兩側就停滿了車輛,反而又影響了通行。直到夏想重生前,這一段的交通狀況一直沒有改善,因為各個飯店門口的停車位的占用問題,經常會有一些不大不小的糾紛。
  在夏想看來,將北大街的丁子路口打通本身就是一個敗筆。后來燕市大量興建市內高架橋,作為可以緩解城市南北交通壓力的南北暢通工程,北大街這一段所起的作用實在有限,但在強制拆遷之時,引的對抗和因拆遷而產生的損失,就讓當時的市政府大為頭疼。記憶中,好象北大街的改造工程是陳風最后的政績,通路之時,就是陳風倒臺之日。
  難道北大街這一段僅僅五百米的路段,是導致高成松和陳風之間矛盾完全暴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想對陳風的是是非非不想做出評價,但陳風能干實干,雖然風格多少有些粗暴,但也確實為老百姓做了許多實事,如果可能,他還是愿意讓陳風多為燕市做一些貢獻。
  “拓展丁子路,將北大街與北面的北二環打通雖然可行,不過需要花費的代價太大,也耗時太久。市里估計一時難以下定決心,真要等到市里決心動手的時候,至少也要到2ooo年時,因為現在市里的主要精力放在城中村的改造上,一時還顧不上北大街這一段短短五百米的路段。真要等上兩年,楚總還有沒有這個耐心?”
  楚子高也不簡單,在后世他就是硬生生又堅持了兩年,2ooo年時北大街路段拓展成功,他的楚風樓也一舉成為燕市頗有影響的酒樓之一,最后還開了幾家分店,也算小賺了一筆。
  楚子高苦著臉,眼神飄忽飛向高海,無奈地說道:“我們做小本生意的,哪里有這么多的資金和這么長的耐心,就怕是想堅持到底,也賠不起?!?br />  夏想暗笑,楚子高牽上高海這條線,指望高海給他提前透露一些市里的政策還行,要他去影響市長做出提前改造的決定,是癡人說夢。這無關高海的影響力,即便是陳風也不會輕易改變多方論證的決定,說起來政府是一個大管家,要從方方面面綜合考慮,哪里急迫哪里利益攸關,才是重點關照的對象。
  “我學的是建筑,平常就愛琢磨事,有一個很不成熟的想法,可以說給楚總聽聽,反正是酒桌上的話,說得不對的話,就當是酒話醉話……”夏想先定了一個調子,他不想讓李丁山和高海認為他為人狂妄,不過既要低調又要顯露出胸中丘壑還真不好拿捏,“其實整個北大街路段的關鍵就是一處垃圾站,只要垃圾站搬走,就可以盤活整條北大街。打通丁子路口雖然對緩解燕市的南北交通有莫大的好處,但從長遠來看,又并無必要,因為以燕市現在的城市格局,將來必然要展高架橋……”
  一句話未說完,高海就臉色一變,中止了和李丁山的談話,饒有興趣地看向夏想:“想法很新奇,小夏,接著說?!?br />  夏想也沒想到高海耳朵這么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不過是隨便說說,怎么敢入高秘書長之耳?高秘書長就不要欺負我了,我就是想和楚總隨便聊聊,萬一他聽了高興,給我一個打折卡,我就心滿意足了,可不敢在你面前亂說?!?br />  高海**了**肚子:“難道丁山長得儒雅,你就覺得他有才?我長得肥頭大耳,就是碌碌無為之人,小夏,不要以貌取人,我可是虛心聆聽你的高見?!?br />  夏想對高海的觀感好了許多,略帶謙虛地一笑,又向李丁山點點頭,見他一臉贊許,就開口說道:“只要市里下定決心讓垃圾站搬走,再將北大街變成步行街,然后楚總可以聯合幾家酒樓的老板,共同出資幾十萬,在垃圾站空出來的地方建造一個小型的休閑廣場,再將百姓河沿岸的空地種上花草樹木,擺放一些長椅,資金寬裕的話,再建起兩三個小亭,有了舒適的環境,自然會吸引周圍居住的市民前來散步、休閑,人流一多,用不了多久就會轉化為客流?!?br />  夏想可以肯定的是,垃圾站的搬遷現在應該已經提上了日程,最遲到明年初就會搬到二環以外。其實這一段的癥結就是垃圾站,但因為受時代和環境的局限,就算是高屋建瓴的市長也不可能有修建步行街的前意識,燕市整體上還是落后沿海達城市十余年。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