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記

作者:喬納森·斯威夫特

作者由一只“慧骃”領到家中——房屋的描寫——作者受到接待——“慧骃” 的食物——作者因吃不到肉而感到痛苦,但后來找到了解決的辦法——他在這個國家吃飯的方式。
 
  大約走了三英里路之后,我們來到了一座長房子面前。那座房子是先用木材插在地上,再用枝條編織建成的。房頂很低,上面蓋著草。這時我開始感到安心了一些,就把幾件玩具拿了出來(旅行家們通常帶一些這樣的玩意兒把它們當禮物送給美洲等地的印第安野人),希望這家人家的人會因此而高興而好好的款待我。那馬對我作了一個姿勢要我先進房去。這是一間很大的房間,光光的泥土地面,一邊是整整一排襪草架和食槽。房間里有三匹小馬和兩匹母馬,都不在吃草,有幾匹倒是屁股著地坐在那兒,這叫我非常驚奇;可讓我更加驚奇的是,其余的那幾匹在那兒做家務事??瓷先ニ鼈冎徊贿^是普普通通的牲口,可是卻證實了我起初的那個想法:一個能把野獸教化成這樣的民族,其智力方面一定超過世界上所有的人?;疑R隨后就走了進來,這樣,其他的那些馬就沒有能夠**我,否則,我也許要吃些苦頭。它以一種威嚴的姿態對它們嘶叫幾聲,它們則報以回答。
  除了這間房以外,到這一座長房子的盡頭另外還有三間,通過相向的三扇門,把房間連在一起,就象一條街道。我們穿過第二個房間向第三個房間走去。這時灰色馬先走了進去,示意我在外面等候。我就在第二個房間里等著,一邊將送這家主人和主婦的禮物準備好;它們是兩把小刀,三只假珍珠手鐲,一面小鏡子和一串珠子項鏈。那馬嘶叫了三四聲,我等著,希望能聽到人聲的回答;但除了同樣是馬的嘶叫之外,別的聲音我什么也沒有聽到,只是一兩聲叫得比灰色馬的更尖利一些。我心里開始想,這房子一定屬于他們中的什么大人物,在得到召見之前似乎要經過許多禮節??墒?,這位高貴人物的生活及其他事情都由馬來侍候卻是我弄不明白的。我怕自己被這種種遭遇和不幸弄得神經失常了,于是就振作精神,在只有我一個人的這個房間四面觀察一下;房里的擺設還是同第一個房間一樣,只是更雅致一些罷了。我擦了好幾次眼睛,但看到的還是同樣東西。我擰擰胳膊捏捏腰讓自己清醒過來,想這不是在夢里吧?然后我肯定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這所有出現的一切肯定只是夭術和魔法。不過我來不及再往下細想了,那灰色馬已經來到門口,它示意我跟它走進第三個房間。一進去,我就看到一匹非常漂亮的母馬,它正和一匹小公馬和一匹小母馬屁股著地坐在即整潔又講究的草席上。
  我進房間后不久,那母馬就從草席上站了起來。它走到我跟前,仔仔細細在我的手和臉上打量一番之后,竟露出了十分輕蔑的神色。接著它就轉過身去向著那匹灰色馬了。我聽到它們一再地說起“野胡”這個詞兒,雖然那是我學會說的第一個詞,可它的意思我當時還不清楚。不過沒過多久我就弄清楚了,這使我永遠感到是一種恥辱?;疑R用它的頭朝我點了點,又像剛才在路上時那樣“混,混”了幾下,我明白那是叫我跟它走。它帶我出了房間,來到一個像院子一樣的地方,那兒離馬兒住的房子不遠還有一座房子。我們一走進去,我就看見三只我上岸后最先看到的那種叫人厭惡的畜生。它們正在那里享用樹根和獸肉,我后來才發現那是驢肉和狗肉,有時也吃病死或偶然致死的母牛肉。它們的脖子上都系著結實的枝條,另一頭拴在一根橫木上。它們用兩只前爪抱住食物,再用牙齒撕下來吃。
  馬主人吩咐它的一名仆人(一匹栗色小馬)將最大的一頭解下來牽到院子里。我和那野獸被緊挨著排到一起后,主仆二馬就開始仔細地比較起我們的面貌來,隨后即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說“野胡”,“野胡”。當我看到這只可惡的畜生竟完完全全是個人的樣子時,恐懼得簡直無法形容。它的臉又扁又寬,塌鼻子,厚嘴唇,大嘴巴,但與人的這些差別在所有野蠻民族的人身上都是很常見的,因為野蠻人總讓他們的小孩子趴在地上,或者把他們背在背上,孩子的臉貼著母親的肩膀擦來擦去,面部輪廊也就變了形?!耙昂钡那白Τ酥讣组L,手掌粗糙,顏色棕黃,手背長毛之外,和我的手沒有什么區別。我們的腳也有同樣的相似之處,差別也同手的一樣;這我心里非常明白,然而馬不知道,因為我的腳上穿著鞋和襪子。身上其他各處也都相同,只是它多毛,顏色也不一樣,這一點我前面已經講到。
  這兩匹馬感到疑惑不解的問題,大概是看到我身體的其他部分和“野胡”的大不相同,這都是我衣服的功勞;對于衣服它們是毫無概念的。那匹栗色小馬用它的蹄子和蹄骹夾了一段樹根給我(它們拿東西的方法我以后有合適的機會再來細說)。我用手接了過來,聞了聞,重又十分禮貌地還給了它。它又從“野胡”住所里拿來一塊驢肉,可是氣味極其熏人,東西我都不吃,它于是就把這驢肉扔給了 “野胡”,結果一下就給它們狼吞虎咽地吞吃了。之后它又給了我一小捆干草和一馬球節(球節是馬腿后部蹄子以上生距毛的部分)燕麥,可我都是搖搖頭,表示這兩樣令我惡心得想嘔吐,趕緊把頭側向了一邊。說真的,我現在倒真提心起來了,要是我遇不上什么同類的人,我是一定會被餓死的。至于那些齷齪的“野胡”,雖然那時沒有人比我更熱愛人類了,我也無論如何不能承認它們就是我的同類,我還從未見到過這么可憎厭的生物,我住在這個國家的那段時間里,也是越接近它們就越覺得它們可惡。這一點,那馬主人從我的舉止上也已經看出來了,于是它就吩咐把“野胡”帶回窩里去。接著它就將前蹄放到嘴上,動作看上去非常從容自然,卻令我大為驚訝。它又作了別的一些姿勢,意思是問我要吃什么??墒俏覠o法作出讓它明白我意思的回答,而即使它明白了,我也看不出能想到什么辦法為自己弄到食物。正當我們處在這種境況下時,我看到旁邊走過一條母牛,我因此就指了指它,表示想上前去喝母牛的奶。這一下倒是起了作用。它把我領回家來,吩咐一匹做仆人的母馬打開一間房間,里面整整齊齊、干干凈凈存放著大量用陶盆和木盆裝著的牛奶。母馬給了我滿滿一大碗,我十分痛快地喝了下去,頓時就覺得精神大振。
  大約中午時分,我看到四只“野胡”拉著像雪撬一樣的一種車子朝房子這邊走來。車上是一匹老馬,看上去像是有些身份的;它下車時后蹄先著地,因為它的左前蹄不小心受了傷。老馬是來我的馬主人家里赴宴的,馬主人十分客氣地接待了它。它們在最好的一間屋里用餐,第二道菜是牛奶熬燕麥,老馬吃熱的,其余馬都吃冷的。它們的食槽在房間的中央擺成一個圓圈,分隔成若干格,它們就圍著食槽在草堆上坐成一圈。食槽圈的中間是一個大草料架,上有許多尖角,分別對準食槽的每一個格子,這樣每一匹公馬和母馬都能規規矩矩、秩序井然地吃自己那一份干草和牛奶燕麥糊。小馬駒似乎行動很講規矩,馬主人夫婦對它們客人的態度則極為暢快而殷勤?;疑R讓我在它的身邊站著,它就和它的朋友談了許多關于我的話,因為我發現客人不時地朝我看,而且又一再地說到“野胡”這個詞兒。
  我那時恰好戴著一副手套,那匹灰色馬主人見了非常不解;它看我把我的前蹄子弄成這樣,不覺露出種種驚奇的神色。它用蹄子在我的手套上碰了三四下,意思好像是要我把我的前蹄子恢復原樣。我立即照辦,將手套脫下來放進了口袋。
  這一舉動引起了它們更多的談論。我看出大家對我這么做都感到很滿意,不久我也看出了這一舉動產生了很好的影響。它們讓我說出我明白的那幾個詞。它們在吃飯時,馬主人又把燕麥。牛奶、火、水等東西的名稱教給了我;由于我從小就有很好的學習語言的本領,所以跟著它很容易就念了出來。
  飯吃完以后,馬主人把我拉到一邊,又做姿勢又說話讓我明白,我沒有東西吃它很擔心。燕麥在它們的話里叫“赫倫”,我把這個詞兒念了三四遍,因為雖然我起先拒絕吃這東西,可是再一想,我覺得我可以設法把它做成一種面包,到時和牛奶一起吃下去,或者就可以讓上我活命了,以后再設法逃往別的國家,一直等找到我的同類。馬主人立即吩咐一匹白母馬仆人用一種木盤子給我送來了大量燕麥。我就盡量拿它們放在火上烤,接著把麥殼搓下來,再設法吹去麥皮。我把它們放在兩塊石頭中間磨碎,接著加上水,做成了一種糊或者餅一樣的東西,再拿到火上烤熟,和著牛奶趁熱吃了下去。其實這東西在歐洲許多地方也是一種相當普通的食品,可是我剛開始吃覺得非常沒有味道,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我這一生常常要落到吃粗飯的地步,可人的天性是很容易滿足的,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從經驗中得到證明。另外我還不得不說一下,我在這座島上居留期間,連一個小時的病都沒有生過。當然我有時也設法用“野胡”的毛發編織羅網來提一只兔子或鳥兒什么的;也常常去采集一些衛生的野菜,煮熟了和著面包一起吃,或者就當生菜吃;間或我也做點奶油當稀罕物,而且把做奶油剩下來的乳清也都喝了。開頭我吃不到鹽簡直不知該怎么辦,可是習慣成自然,不久以后,沒有它也無所謂了。我相信,我們老是要吃鹽其實是一種奢侈的結果,因為把鹽放到飲料中起初是用來刺激胃口的,所以除了在長途的航海中,或者在遠離大市場的地方貯存肉食需要用鹽以外,食鹽是沒有必要的。我們發現,除了人,沒有一種動物喜歡吃鹽。至于我自己,離開這個國家之后,一直到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才吃得下有咸味的食物。
  關于我的飲食問題已經說得夠多的了。其他的旅行家在他們的書中也都大談這個題目,好像讀者個個都很關心我們這些人是吃得好還是壞。不過這件事還是有必要提一下的,否則我在這樣一個國家和這樣一群居民一起生活了三年,世人哪會相信!
  到了傍晚的時候,馬主人吩咐給我準備一個住處。住處離馬住的房子有六碼遠,跟“野胡”的窩是**的。我弄了一些干草,身上蓋著自己的衣服,睡得倒也很香。但不久以后我就住得更好了,我還要詳細地敘述我以后的生活方式,讀者到時會知道的。
上一篇:第一章
下一篇:第三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