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浪之水

作者:閻真

63、不合邏輯

廳里一年一度的職稱評定又開始了,我是中級職稱評委。馬廳長見了我說:“小池,聘書拿到了?”我站住了恭恭敬敬說:“拿到了?!彼f:“當個評委沒有經濟效益,還算是個榮譽吧?!蔽艺f:“組織上信任我,我盡力把工作做好?!彼f:“評職稱不是光看業務,那些政治上表現不好的人,關鍵時刻立場不穩的人,業務再好,都要考慮考慮。改革開放了,政治還是要講的吧?!蔽颐靼姿傅氖侨ツ旮嫔偃A跑的那些人,我說:“那些沒有組織觀念的人,他就算有那么一點點業務水平,又有什么意義?這是方向問題!讓他們上去了,那不是對破壞安定團結的人的鼓勵?別人我管不了,我手中這一票,我還是會嚴格把關的?!蔽矣謸膭e的評委不配合,說:“我不會辜負組織的信任,可是十一個評委,我只有一票呢?!彼f:“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討論的時候,總要有人站出來說話,形成一種積極的氣氛?!蔽艺f:“其它評委的人選,不知道組織上考慮了沒有?”他不說話,我也不再說。接受了這個任務我壓力很大,怕完不成任務對不起組織,又感到要自己出面去扮黑臉,這實在不是我池大為所擅長的。這事一定要做,再做不出也要做,這是絕對命,沒有商量的余地。我想到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就有一種周身的血倒著流的感覺。我的血液在皮膚之下涌動,由于一種不可思議的原因改變了既定的流向,像長江之水從東海之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流向巴顏格拉山脈。想想我池大為能有今天,這個黑臉能不唱嗎?讓一千一萬個人不高興那不要緊,他們不高興又如何?也只好不高興罷了,可千萬不能讓領導有一點不高興啊,他不高興,我的一切在一瞬間都完了。我想了好幾個晚上,在討論的時候怎么才能既把握住方向,又做得比較含蓄,黑臉不要涂得太黑。我反復推敲也沒個完美的方案,做個人真難啊。

這天晚上莫瑞芹來了,還帶來了一個人。小莫說:“池處長,這是我表弟賴子云?!蔽抑肋@個人,是舒少華帶出來的研究生,去年也簽了名,是狙擊的重點對象。中醫研究院不愿做惡人,把他的名字報到廳里來了。我對賴子云點了點頭說:“沒想到小莫你還有個表弟在研究院,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小莫說:“池處長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了,從來沒求過你,今天要給你添麻煩了?!蔽艺f:“小莫你叫池處長就見外了。我們誰跟誰呢。小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毙∧f:“那我們開門見山,我就是為他評職稱的事來的?!蔽彝速囎釉普f:“他今年評職稱?材料報上來沒有?”賴子云說:“本來研究生畢業二年自動轉中級,我今年是第三年了,去年也不知為什么,把我的名字劃掉了?!毙∧f:“他去年犯了一個錯誤,在那封信上簽了名。他是舒少華的學生,不簽也不行,其實他自己對誰也沒有什么成見?!辟囎釉普f:“評不上職稱,當不了主治醫生,你水平再高沒人掛你的號,你的號一塊五一個也沒人掛,教授號五塊錢一個還要清早來排隊,人家只看你是哪一級,也不管你水平多高,我總不能站在掛號的地方去說自己是誰吧?有時候我坐在那里就干坐一整天,你說人坐得???工作量沒有,獎金就沒有,我還要吃碗飯吧?”小莫說:“真的想請這幾個評委講點良心呢。池處長我們這么多年的關系了,你幫他一把就是幫我一把?!蔽艺f:“我手中只有一票,還有十票我管不著?!毙∧f:“我們今天只拜你這一張票,其它人我們一個個拜到,相信大多數人還是講良心的吧?!蔽矣X得小莫在機關也呆了這么多年,還是不知機關的根底,在中國活了一輩子,還是不了解中國,還真的以為評委是什么說話算話的大人物呢。他們的投票權又是哪里來的?他們不對權力來源負責行嗎?你想請他們講良心,他們哪里有這個自由?我說:“其它評委那里你們也去看看?!蔽蚁氚褖毫Ψ稚⒌絼e人那里去。小莫說:“我這個表弟是一塊死硬的石頭,我拖他來他還不肯來,我說送點東西,他還抓住我的手?!辟囎釉普f:“送東西花錢我不要緊,我提著東西就更沒勇氣進那張門了?!蔽艺f:“你表姐跟我是什么關系,還送東西?”又說:“這次報上來的材料都很過硬,報主治醫生的都有幾篇文章?!蔽蚁虢o自己留點余地。賴子云說:“要是別人成果比我多,我沒評上我吭也不吭一聲?!毙∧f:“你上次不在那封信上簽名就好了,不知天高地厚?!辟囎釉撇弊右煌φf:“我的導師要我簽名,我不簽?再說,提意見是合法的,群眾有這個權利。寫匿名信反映情況都不犯法,何況不是匿名信?退一萬步就算錯了,你不接受是一回事,我提意見的權利還是有的吧,這是憲法規定的權利?!毙∧f:“你看這個蠢人,把書上寫的東西往現實中搬,那搬得?你看這個書呆子還扭著脖子在這里辯,生活中的事哪有書對的呢?幸虧這還是池處長,是別人誰敢投你的票?”賴子云脖子仍扭著說:“就算提意見錯了也不至于報復吧,報復了一年還要報復幾年?”我心中好笑,這真是個書呆子,還想用電視上、報紙上、書本上那些大道理去套現實,太不了解國情了。照你這么說誰都可以沖上來黃口白牙愛怎么說怎么說了,那這個游戲還玩得下去?輪到誰誰也只能如此,怨馬廳長?馬廳長一個副省長都叫一封信鬧掉了,壓你一個職稱那是最仁慈的,輪到我池大為恐怕都沒這么輕松了。我說:“小賴你最好換一個工作環境?!辟囎釉频土祟^說:“換到哪里去,在本省還是沒跳出如來佛手心,外省吧我父母老了,也只有我這一個兒子?!毙∧f:“池處長你看他好可憐,我姨媽姨父都退休了,身體也不行了。他父親是腦血管萎縮,才六十出頭路都走不動了,全靠這個兒子?!蔽尹c頭說:“是的,是的?!毙∧f:“是的是的還是要解決問題才行,我今天就拜你這一票。這塊頑石我要他進這張門還做了好久的工作,你想他還要進那么多張門呢,那不是一般人的心理承受得了的,如果最后還不成,你想想人心里的滋味吧?!彼f著眼睛都紅了,賴子云頭耷拉著一聲不吭。我心想,他簽名的時候怎么就不想想馬廳長心里的滋味?不為別人想想卻要別人想想自己,那合適嗎?臉上卻做出動了情的神態:“小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毙∧f:“我還是不放心,大為我跟你實話實說,你原來也是個有平民思想的人,這兩年變得太多了,上去了就不那么回事了?!蔽蚁?,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唱來唱去當然還是自己那首歌。誰到了那個份上都會得到一份相應的利益,這是游戲規則。有了這點東西也就上了軌道,入了局,就得按規則辦事,否則就要出局。要我出局就是要我下地獄,你說我會干嗎?你想要我跟當年一樣想,那怎么可能?身份不同了,在結構中的利益關系不同了,想法自然也不同了。到了這個份上誰也得變,這種立場堅如磐石,決不是一種良心和公正的邏輯可能摧毀的。嘴上說:“是嗎是嗎?我自己沒覺得?!彼f:“我想怎么人一上去就不同了,好像有鬼操縱似的。我希望你只轉九十度的彎,左邊看看右邊也看看,你一轉就一百八十度到對面去了?!蔽艺f:“是嗎是嗎,我自己沒覺得,我真的變了那么多?”我當然明白自己變了,不變行嗎?我不過是走在預定的軌道上罷了?!拔业梅词》词??!蔽艺J真地點著頭。小莫說:“說了這么一大簍子話也沒見你吐句實在話出來,我也不知道把你這一票拜到了沒有。實在拜不到就算了。那些頭上沒有帽子的評委總容易說話些吧?!蔽冶槐频綁橇?,只好說:“我已經說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別人我管不了,自己這里還是能夠掌握的?!毙∧f:“那我就算著有一票了,我還帶他拜下去?!毙∧邥r,我在門口看了看,怕有人看見??戳藳]人我示意她快走。關上門董柳從房里出來說:“你真答應她了?”我說:“憑良心呢,是得答應她,想想他們有多難吧?!倍f:“那個小賴講的話,句句都在理上,句句都帶感情,我看他都可憐?!蔽艺f:“在不在理上要看誰來講這個理,換一個人就完全是另一種講法了,讓有些人來講,槍斃了他那是便宜了他?!彼f:“那你怎么辦,我看你也不好辦?!蔽艺f:“到時候誰投了誰的票,哪怕是無記名投票,組織上也一清二楚,這點能力都沒有他叫做組織?反正要得罪一頭,總不能得罪大頭吧。如果有人能給你一切,又有人一切都不能給你,你說要你憑著良心就站在后面這個人的立場上,那可能嗎?要我池大為做這些殺人───”我揚起右手掌往下一劈,“不見血的事,我好受?這身上的血都倒著流的,想一想血倒著流的滋味吧,我不執行任務,自己賠進去了也改變不了什么,沒意義吧。再說要一個人為了別人把自己賠了也不合人情吧?!倍f:“以前只知道當外科醫生的人心硬,后來又知道做生意的人要心硬,現在才知道最要心硬的是你們這些人?!蔽艺f:“小賴這些人吧,頭上不碰出幾個血包來,他不知道什么叫領導。事情來了,這就叫你知道什么叫領導?!蔽野咽虑橄肓擞窒?,最后決定只能把小莫得罪了。這么多年來她對我很好,但這實在是沒辦法的事。誰不是對自己的來歷一清二楚?我有了今天,是公正在時間的路口等待嗎?要我坐在這張椅子上主持公正,憑良心辦事,這不合邏輯。飲水思源,我該怎么處事,該對誰負責?這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決定之后又覺得這事根本就不用想,想也好,不想也好,做都只能那樣做。誰違反游戲規則,誰就出局。出了局怎么辦?我想都不敢去想。

上一篇:62、人民公敵
目錄: 滄浪之水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三分彩在线计划数据